維德舅舅的這一輩,有一半的對談,仍以鄒族話為主,他還是鄒語教師;鄒族話在他這一代很熟悉、很普遍。

然而,到了雅雯、雅玫這一代,溝通的橋樑,已是純正的漢語,然而鄒族話,只剩少數的常用的專有名詞。

我家是閩南家族,父母親有一嘴流利的閩南話,只是我從小到大受的是漢語教育,所以和父母的對談,閩南話顯得吃重,都只操著漢語對談。但我還是聽的懂台語,只是我的國語邏輯,常說出一股奇怪的台語。

環境在變遷,而文化正一點一滴的在流失,不是我們保留不利,而是大環境下,資訊入侵的速度太快,然而開放的態度,也是一種同化的過程。文化還是會融合,外婆每天晚上都會看民視台語發音的「意難忘」,維德舅舅也會講台語,但融合的進程,是文化同步的流失。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