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,我想出去走走,就當作散散心,整個家裏,熟悉的角落,都是Lily的影子。我就騎著車,去敦南誠品。誠品門口,一排的地舖攤販,看準這個不夜的市場吧!第一次去24小時的誠品,這裡的人一直都很多,都沒少過。

爸爸一直要我趁著暑假多讀點書,今年暑假我走過這麼多地方、做過這麼多事以後,我自己也一直知道,我內心需要更深厚的充實。我知道,自己在家裡,是看不了書的,最近就決定猛往書店跑。

我終於看完『十年的你』了(分在三家書局),雖然是網路愛情小說,可是,他的筆法與內容很好,是值得推薦的。上班族的心聲那段,讓我很欣賞。『十年的你』,這首詩作我很喜歡。


「我被遺忘,被妳遺忘,遺忘在一條名叫傷慟的路上。
那遠到看不見邊際的盡頭,妳可在那個地方?
我問過神,問過鬼,問過佛祖,問過菩薩,
妳到底在哪一場夢裡面,而那場夢何時與我共枕同床?

我成天成夜,聽著時間的呼吸,用哭白了的髮,寫寂寞的詩。
我把傷眸當硯,我把血淚當墨,我的靈魂是我的紙,我的身體便是信封。
我該寄往何處於妳?而妳又該何回我?

是不是妳也在那條叫做傷慟的路上,如果是,我是否也該把妳遺忘?
但怎麼遺忘也長,傷慟也長,告訴我哪兒是短,我便哪兒往。

溫暖的清晨同樣,溫暖的西暮同樣,搖椅上的我同樣,而我冷冷的望。
別要我頂著熱情欣賞,我已失去熱情的光。

妳說我詩裡總有看不完的愁悵,像濃黯的霧那般的茫,
我裹著兩人份的被單,作著一個人的夢,
詩難不愁悵,人難不拾殤。

我低聲的問,那在遠方的妳啊。
如果我寫一首詩給十年後的妳,妳將在哪兒讀它?」


想不到結局是如此這般,安珮說他看完大哭,我看完也很感動(可能我變冷血了-沒哭),一份此生永遠只剩追尋的真愛,那份真愛已經住在他的靈魂裡。我就是喜歡這種深刻的愛情故事,不是那種只有緣分和命運作弄的鄉土劇。

寂夜裡,冷冷的看著書,可是內心卻一點也不平靜。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