庸廷說晚上要烤肉。今天我只有吃早餐,然後一路飆回來,我真的要餓死啦!還得升火,然後慢慢烤,想來真頭疼。

還好在庸廷木工廠的工具輔助下,炭燒的很快。然後烤一堆的料。庸廷家的雞、大片的豬肉、蝦、香腸、魚丸、豆干、甜不辣,多到我烤不完、吃不下。



我們和庸廷的叔叔一起烤肉、聊天。


10點時,庸廷的國中朋友,也來串門子,又繼續再升火烤肉。

男人間,最常琅琅上口的話題,就是當兵啦!你是第幾期的啊?在哪受訓、服役?當兵的甘苦談,聊起來就是一夜。庸廷的叔叔,跟我們說今天剛發生的一個慘劇,就是坦克車暴衝撞死連長。我們聽到,有點震驚,怎麼會有這麼離譜的悲劇。他說,他以前當兵時,就是開坦克車的,坦克車其實每台用很久了,機器老了都有不少問題,可是還是得省著用、撿著用,所以坦克會暴衝,撞死連長。

聽著庸廷的叔叔,講著當兵的總總,好多的趣事。有時雖苦,但回味起來,是很好的回憶。我覺得男人,就是要當過兵!人生就是要被磨練砥礪過,會使身心更加強壯。

他說他是未婚生子,其實當知道自己要當爸爸時,他是很惶恐的,天啊!那是一種壓力,也曾想過要拿掉,因為那時還是拿低薪的小毛頭,後來還是一一的去克服難關,現在是兩個孩子的爸了。

生孩子的年紀,是我們一直討論的問題,我覺得底限是28歲,孩子20歲時,自己已經48歲了。算命的說我28歲結婚生子,這句話真是語帶玄機 (是奉子成婚嗎) ,所以我也把底限定在28歲,反正也不知準不準。仔細想想,我也快20歲了,8年後要成家立業,真是不敢想像。

孩子生幾個,也是我們討論的重點,我又搬出算命啦!算命的說,我會有一子,其實從小到大,我都覺得生兩個好,可是長越大,我越覺得經濟負荷只夠生一個。江老弟就想生兩個,他覺得兩個剛剛好,有伴又以防萬一。這樣是沒錯,但現在孩子,實在貴又難養!我媽也常跟我說,孩子盡量不要生太多,不要生也沒關係,最多就一個。

要生孩子,做個父親,花開、蒂落、瓜熟,這樣才是一個完整的生命歷程。相信當爸爸後,會讓我生命進入不同的階段,人生更趨成熟。他也說,每天回家看到孩子可愛的笑容,是他每天工作時的動力。


他覺得台灣的喝酒文化很差。有時候喝完酒,隔天會宿醉、頭會暈,影響到工作狀況,然後就會開始檢討,為什麼別人對我乾杯,我就一定要喝呢?

我們討論的結果是,因為對方覺得你有份量,而敬你酒,那是一種誠意,你若不回乾,對方會覺得你很不夠意思。另一方面,我會回乾,也是為了面子,就喝啊!反正喝了又不會死!然後就常常喝到爛醉。

酒是拿來助興、製造氣氛的一種媒介,不該是被拿來當飲料的、搏輸贏的。

他說賺大錢,有時不是你肯做、肯拼,重要的是─眼光,像他的哥哥,早年投資那種大型的搬卸器具,近幾年很賺,目前每個月賺20萬。書讀的多,不見得會賺大錢,要有獨具的眼光,懂得投資,才會獲利無窮。

他對台北的印象,就是要去的地方很近,看的到就在那裡,偏偏紅燈多、車多、人多,就需要塞半個小時才到。他覺得鄉間住慣了,習慣這種清靜、自由,到都市裡怎麼都不習慣。

他也說了,對北宜高,既期待又怕傷害的心理。北宜高這條道路,會興建,就是一條經濟效益極高的道路。過去宜蘭因為有雪山山脈的阻隔,宜蘭46萬的人口流動像攤死水,現在只要北宜高全線通車,不再有地形的阻隔,大台北人口長驅直入,可以帶動整個宜蘭的發展。過去,宜蘭人常常抱怨地方沒有什麼建設,好不容易建了個北宜高。北宜高一建好了,付諸的是宜蘭的好山好水。

庸廷家是做扶手的木工工廠,他叔叔也像我們介紹了木頭的質地、應用。讓我耳目一新的是,木頭是會不斷的縮水的!你家的木頭家具,正以不知不覺的速度在縮水之中。木頭在製作成各種器具,每種木頭,都各有舞台。


地板用木的排名
1.緬甸的柚木
2.越南的花梨木
3.巴西的紫檀木

扶手用木
1.櫸木(我只記得這個啦)

他們進整塊原木,製造成各種器具後,賺的不是大型器具,而是賺在小器具。大的幾乎合乎成本,會剛好攤平,賺不多。小的因為是撿剩的木頭,屬於那種附屬品,所以只有小的能撈比較多錢。

國兆今夜喝了8罐酒,我想清醒的度過東遊的最後一夜,不過還是被庸廷的阿公,硬塞了2罐。今夜讓我想起,在特富野,和自強表哥,喝啤酒、高梁,喝到3點的那一夜。

遼闊的高台視野、夢般的六十石山、靜謐的鯉魚潭、蘭陽日落、深談的夜烤,東遊最後、最讚的一天。
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