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續去上了好幾天大傳的課,那裡不是自己的班上,我又是外系的尷尬身分,很不自在,很有壓力,很無聊,很弱勢。



雙修真的是好苦的一條路,要在陌生的環境打拼。還好我有兩個伴,莎姬&孟庭,我們3個毅然的決定走這條路,她們最少有資格了,修的學分會被承認,畢業證書上會寫;而我什麼資格都沒有,修的不被承認,是個標準的外系生。



我們害怕分組這回事,我們的人太少了,上台報告這種行為,也讓我們很頭大。



心理學的老師翹班,居然沒來上課。我們就跑去看看哲學系的孔孟荀哲學,在那裡整個感覺就是很好,是我的天下,我可以暢所欲言,為所欲為,一節課感覺一下下就沒了。



去探班完,又趕去上大傳的公共關係概論,是一個異世界的感覺。



最自由自在的大一過去了,殘酷的大二,我得為我想要的人生方向而努力,何時我才能輕輕鬆鬆,過著大學生的生活。



大傳路,怎麼還是這麼渺茫,

1.我下學期英文得重修,要到85分才能換到雙修資格;

2.至於這學期總平均,要到80分才能換轉系門檻;

3.只能拼明年暑假的轉學考。

 

我真的想沾到邊,可是我現在好無奈,好無力。


, , ,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