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,你心情不好,我們喝著酒聊天。

你們夫妻倆的愛情,今天又瀕臨破裂邊緣,我實在不知要如何勸你。距離一直是你們不斷循環的問題,她克服不了,她想要一份在身邊,可以擁抱的的愛情;我知道你想努力留住,可是這樣讓你陷入痛苦與煩惱。她又無法體會你的處境,一再要你退讓,要分要合,你得好好的想清楚。

你說:「我變了!」聽到的當下,我實在不知如何回答,確實我們漸行漸遠,我們有各自的學業,聚少離多,我忙透了,忘了去理你。

今天晚上我們還是一樣,談著心,暢所欲言,這就是我們不變的兄弟情誼。

你說大學可以交到多少談心的朋友?你說好多是表面的虛假工夫,最近常感受到一個人的孤獨。我說你要努力付出,才會有相對的回報,你要花時間、精力去經營、改善。有些言語,人是無意的,他就是只是嘴賤而已啦,他就是愛嗆人嘛,別想太多啊。

最近我過的很好,你說有多少是可以談心的,我卻答不出來。

我相信還有無限的可能,繼續增加絢爛的色彩。

我想,剩下的,就是生死之交了。




創作者介紹

赤子之心闖世界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