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早起床,昨天走一天的疲倦還未褪去,寒風吹拂,滴滴細雨清音,想到一天的難熬的外系課,尤其要上那堂皮要繃的超緊的傳播英文,我根本就不想起床,我不想去上課,我只想翹課~~翹課~~~,又睡著,夢到自己已經很屌的翹課,再睡醒,感覺到冷風、冷雨、無奈的心情,讓我只想砍人!!

想到老師太賤,不願就這麼服輸,就只好不爽的起床,不悅的穿衣、準備書包,就頂著風雨,上山去了。

媽呀!山上果然夠冷,那風真是強壯,還好今天我就是穿在家裡會流汗,這種標準才能夠上山禦寒。一進教室,老師就用他一貫笑盈盈的笑臉,「同學,老師還是要為你們做個測驗,讓你知道你有學到多少,也可以順便點個名!」其實,老師根本就是每週一上課就小考,每次都搞的好像幾百年才考一次的感覺,真是OOXX。老師上課都是一副婉轉到不行的話語,那真是博-大-精-深的心機呀,每一句都讓我神經緊繃,蘊藏著讓人精神分裂的爆點,感覺我會在老師自我解嘲又沒人理會的笑聲中,被…當掉…

熬過了可怕的英文課,接著要面對無趣的心理學。今天老師假借點名的名義,一個一個問以前教過的,根本就是在小考,花掉了兩節課,還完全沒教新的。宜倫也太勇敢了吧!讓我傻眼又佩服,老師要他上台去指海馬迴在大腦的哪裡,他不會,去隨便亂指,就指對了,讓我…吃驚。我後來都睡飽,醒了,還是沒下課,也太慢了吧!

就剩公關課了,這是週一唯一可以讓我寬心的課了。這堂課,好像撥雲見日,世界都瞬間清新了起來。很快的,就在方蘭生教授的笑話中,Ending了今天的煩躁。

創作者介紹

赤子之心闖世界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