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是台北時間,我剛剛結束了8天的流浪。

我用4天去爬雪山,一回到台北就趕夜車下花蓮,有點難以置信,這麼瘋狂的自己。

這8天,玩得很出色,我的視野大躍進。我摘下了我人生中的2個百岳(雪東、雪主),偉大的聖稜線,夢幻的黑森林,壯闊的太魯閣,美麗的牛山呼庭。好多好美的畫面,我一一的征服,感謝老天,讓我旅途平安。

累了,我真的累了,寒假放到現在,每天不停的出走,突然只渴望最簡單的安逸與平靜,2005年沒掛過病號,2006年在雪山的路上身體得到病恙了。臉上的痘痘長得有點旺盛,得好好的換膚一下。

讓我最不平靜的是,成績的公佈,我的好朋友,就這麼離去了…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