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小到大,過年對我而言,只有吃一份大的拜拜餐和拿紅包的過程而已,我沒有度過所謂熱鬧的過年。



我家的親戚從來都沒有聚過,頂多就大人電話間聊個不停罷了。每年過年的那幾天,我就是每天無聊的關在家裡,所有的朋友都回鄉下呀,熱熱鬧鬧的過年,我就只能在家裡無聊看電視、打電腦,今年也不例外。



昨天拜拜的時候,我看著劉家的祖先牌,突然熱淚盈框,我好要有爺爺和奶奶。在我有意識之前,我的爺爺、奶奶、外公,都相繼的走了,而我的外婆和舅舅,因為多年前的對簿公堂,而漸行漸遠了。



我好想要有所謂的祖孫情,爺爺可以教我種樹,可以跟我講抗戰時代的往事,奶奶可以疼我,可以跟我講小姐時代的羅曼史,我可以陪你看「意難忘」,我想要有一個鄉下,讓我可以去過過不一樣的生活。



每到過年,我分外覺得這個家好冷清…



那件事之後,舅舅搬去宜蘭住,今年很意外的,舅舅跟我們聯絡了,他們從宜蘭回到台北的家過年,我一直以為那件事會讓我們從此分離,能夠一笑抿恩仇,是因為血緣的力量嗎?



舅舅要我們去跟他拿一些名產,我載著媽媽去了,一進去他們家,我看到了許久不見的親人,10年不見,全都變了,我的表弟妹全都長大了,兩個表弟長的都比我高,而舅舅、舅媽都老了。



我不懂他們上一代的恩怨,或許是血緣的力量,讓我覺得我們好親,我們應該關愛彼此,表弟真的是很愛講話,我被他疲勞轟炸三個多小時,還好我還蠻會應付的!



舅舅那家子好熱情,讓我突然覺得多了很多親人的感覺。而恩怨了結了嗎,這會是一時的嗎?


創作者介紹

赤子之心闖世界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