嘹亮軒昂的祭歌,還響徹心谷,喝著小米酒,圍著營火跳舞,白白的炭灰隨著煙衝向天際,像雪般飛舞。

又是一場倉促的旅行,期初社大忙到11點才到家,11點45分連澡都來不及洗就出門了。謝謝哥哥又載我趕去集合。

這次去嘉義是搭「阿羅哈客運」,之前都是搭「統聯客運」,這可是我第一次搭「阿羅哈」。阿羅哈的票價貴了40元,成本反應在它優質的服務。





我搭上凌晨1點10分的夜車。

車上有隨車服務的小姐,可以提供水、餅乾、毛毯的服務。

座椅可以按摩。還有插座可以手機充電。有液晶電視,有一台衛星定位的頻道可以顯示現在在哪,不過我有點看不懂;

還有一個頻道是監視司機在幹嘛的,有沒有睡覺、有沒有跟服務小姐亂來;

至於寫真台可能是太晚了沒看到。






夜車,是很累的,不過這種開端是很棒的,黑夜期待黎明,在日光的沐浴中新生、出發。

一路向南的夜車,有股逃亡的感覺。



期初社大玩得太累了吧,上車不久,我就睡了。

4點到了嘉義,先去吃了安任想吃的雞肉飯,南部的吃的真是便宜又大碗。

走去公車站,看到頭班車是8點的,我們很錯愕,只好向安媽媽求救,

趕緊找了安媽媽常坐的計程車司機,載我們上山。





司機叔叔6點才來,等待期間飽受一個計程車司機的騷擾。

就跟他說我們是原住民要回家了(除了我…害羞~),死不相信,問我一堆阿里山鄉的地名,要走什麼路去?

我知道特富野怎麼回去就夠了,他也不知道特富野在哪啊,很莫名其妙的人。





來了嘉義那麼多次,我討厭在公車站,遇上死纏爛打的計程車司機,女的尤其恐怖。

要返回特富野了,越往深山裡去,我就越興奮。

 

那個山裡的部落,讓我心動、讓我感動,

過了地久吊橋、裸女瀑布、紅色的達邦三號橋,

馬上,我的風箏要放回特富野的天空了。





Kuba外圍有好多的人潮,都是要趕來看今天的「戰祭Mayasvi」吧,

回到特富野,一切都一如往常。



【註】Kuba是鄒族的男子的聚會所(女人勿進),是技能訓練與歷史傳述的大教室,是決定部落重大事件及舉辦重要祭典的地點。



戰祭之前,有人會爬上Kuba,去整理神花-石斛蘭,一年當中,也只有戰祭時可以動Kuba。


 

10點祭典開始。以下是我聽高德森叔叔講的,加上一些網路資料整理的。



 

取聖火:鄒族男生穿著鮮紅的傳統服飾,象徵「神之火」的聖火恭迎至廣場。



 

 

然後大家聚集到神樹-赤榕樹前面,宰殺一頭小豬。



 

刺殺小豬:鄒族人以豬血和肉來引誘敵靈,乳豬的肝則供戰神食之。

小豬就被殺掉囉!


 

呼嘯:呼嘯五次,向戰神報告祭典已完成準備。


砍除神樹枝葉:鄒族相信赤榕樹是戰神下降的天梯,一群人拿起刀,去沾豬血塗抹在神樹上,並登上神樹砍除樹枝,意味為戰神修整天梯。

最後聖樹僅留下三枝枝葉,一枝朝向頭目家(汪家囉)、一枝向著Kuba、一枝則向鄒族的發源地-玉山,此三枝均有其維護部落生命的重大意義。



 

唱迎神曲:對神的神聖呼喚,要唱到巫師說神來了。

吟唱兩遍,第一次吟唱為迎接戰神,第二次吟唱則為迎接司令。

吟唱時身軀上下搖擺象徵恭迎戰神;儀式進行過程中勇士們牽著手,象徵同心。





團結祭:五氏家族(特富野有五大氏族:汪、陳、石、杜、高)奔回各自的祭屋取出小米酒、米糰,途中並不斷呼嘯以告天神。

有的家小米酒的竹杯大,有的小,頗有趣的。





 

成年禮:部落初生之男嬰由舅父和媽媽抱至Kuba,接受幼兒週年禮。



 

這個男嬰超級可愛的,頭上那戳毛更可愛。


 

我們手持神樹的枝葉。


 

唱戰歌:先唱慢版再快版。

婦女持火炬:唱快版時,由汪氏、石氏婦女持火把入場,要帶出「家之火」,和前面的「神之火」融合。



然後婦女加入舞隊。

 

 

▼特富野社戰祭的大合照。

 

這是一場神聖莊穆的祭典,現場湧入很多的觀光客、攝影師,這次大家都挺配合的,沒有影響到祭典的進行,有利也有弊啦,目前我覺得發展成觀光財是不錯的方向。

下午2點「特富野青年會」的趣味活動。特富野青年會是族裡的年輕人組成的,很有活力的六年級生,活動內容就是樂團表演,還有射箭、打彈弓的比賽。





 

山裡的原住民資訊接收是零距離的,相當現代化。

唱歌、打鼓、熱舞、電音吉他樣樣都行。

自祥大哥唱王力宏的Kiss Goodbye,這首歌很新,想不到這麼快就搬上台面,唱的很不錯。

 


 

▼維德舅舅寫的「美夢成真」,是一首很美的愛情歌曲。

 

接下來介紹幾首鄒族歌曲。

「猴子歌」蠻有趣的。

「白髮吟」是悠揚的感覺。

「塔山之歌」塔山是鄒族的聖山,這首歌有壯闊的大山氣勢。

「特富野的風」是很舒服的一首歌。



原住民也有好歌曲,也會寫現代歌,也很會搞樂團。

晚上的歌舞祭是要通宵達旦的,我和安珮跳了兩個小時。



 

圍著火堆,唱著嘹亮的祭歌,跳著簡單的逆時針舞步,有人不時會倒小米酒、果汁、水給你喝。

小米酒真的是很好喝,我每一杯都不會錯過。圍圈跳舞的這一刻,鄒族人找到了世界的中心、信仰的中心、神的中心,而我用生命讚揚這神聖永生的文化。

原住民的好歌聲除了天生麗質外,後天的唱歌訓練也很充裕,各個祭典都要唱歌,光是一個晚上的發聲練習,對於歌聲就很有進步囉!

 

這個晚上,高潮跌起,安珮總共被四個男生纏上。

跳舞時一直男生插入安珮的旁邊,歌舞祭也是個交際求偶的儀式。

一個是泰雅族Yumin和他一個喝醉酒的朋友,Yumin是不錯的人,至於他的朋友跳舞時拼命的煩安珮,要和他當男女朋友,最後兩個被趕舞隊,Yumin很無辜。

另外兩個,是小潘潘和他的朋友。小潘潘很猛烈的追求,他朋友是酒醉了,很煩的一直來糾纏。真是「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」。



臨時的夜市攤販,麗娟舅媽也有擺攤,主要是賺遊客的錢,戰祭是通宵的,有些遊客乾脆不睡,就有賺頭囉。



 

鄒族的戰祭,對大多數人而言是陌生的。特富野如果各項資源好好的整合,加上媒體的宣傳,特富野的觀光市場是很有潛力的。

不過特富野還在拿捏,開放還是維持原始。



一夜的歌聲,一夜對神的呼喚,一夜對神的讚嘆,聽來多麼震撼人心,我兩點就不支倒睡。

 

 1403052314_paper-plane_64.png     延 伸 閱 讀    >>

2006年

特富野戰祭(一)─響徹心谷的嘹亮祭歌

特富野戰祭(二)─每天都在烤肉的路上,一把山刀闖天下

特富野戰祭(三)─告別深山裡的國度

2008年

[特富野戰祭Ⅰ] 騎夜車上阿里山

[特富野戰祭Ⅱ] 戰神的子民

[特富野戰祭Ⅱ] 達邦社

[特富野戰祭Ⅱ] 通宵達旦的神祈

[特富野戰祭Ⅲ] 等我回來

 

※喜歡本篇文章,歡迎加入粉絲團,關注更多即時旅遊風景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赤子之心闖世界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