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兩天,都和亮先生混在一起。第一天無緣無故陪他去西門町,只為了吃阿宗麵線…,之後去電影主題公園鬼混,總覺得這公園可以更有作為,高雄市都有電影圖書館了,這個電影公園設計上和電影真的沒搭上什麼邊,顯然特色不夠。

第二天同學會過後,和盧老頭、亮續攤,去吃「古早味豆花」。這裡還是一樣由阿嬤在賣,不過現在又多賣了熱食,有賣肉粽還跟「鴨肉雄」合作。阿嬤認識我耶,阿嬤覺得我很有人情味,回大直來我大都會來吃,也都會陪阿嬤聊一下天。

大直這家才是創始店,雙連捷運站那邊的「古早味豆花」是分店,是阿嬤的兒子去開的,不過那間名聞遐邇,全天候任何時刻都要大排長龍,我在地人也推薦喔!

放假以來,感覺自己像被放生一樣,心靈享受到一股被釋放的自由,脫離當社長的鬱悶,無時無刻把快樂寫在臉上。

這是最近大家對我所說的話:
POPO說:你個性沒變,只是被你壓抑住了。盧老頭說:又來了又來了,你完全一樣都沒有變。亮說:靠腰的死小孩個性,欠揍。

其實人的個性是不會變的,生出來是什麼樣子,不管走到哪裡都是同一個樣子,就像敏感的人,他腦袋永遠就是會多想。人只有辦法改變表現出來的方式,或者是去做調適。就像我當社長,選擇的方式是壓抑,去作另一種角色扮演。

盧幫我卜了友誼的卦,是「泰」卦,是個相當好的卦,也讓我感到安心不少,未來就好好的走吧!

晚上為了等盧老頭回東吳找教授,帶亮去大家河濱公園混時間看夜景,媽的,今天晚上爆冷的。不過大直橋和摩天輪的夜景,挺讚的。嘿嘿,這回我發現了觀景的秘密基地唷!

原本等盧要一起去吃涮涮鍋,想不到他跟老教授一起去吃晚餐,亮和我已經罵到沒字罵了。最後,我和亮去吃我家附近的「櫻川」,吃到飽的涮涮鍋。

結果我點了一堆,但我一下就吃飽了,最後都是亮在負責吃完,真的是辛苦你了。

我真的還是一樣,聒噪個不停,講話還是很大聲不怕丟臉,亮一直要我閉嘴,他想好好吃飯,不過我安靜了氣氛又很奇怪,我也在想,為什麼我有說不完的話。我常常直腸子的反應、想法和做事,單純的要命,也因而可以不定期丟臉和讓人笑死。

這就是我。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