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儀:「頒獎典禮開始,學藝性、學術性『特優』,『中國文化大學廣告設計社』」頒獎是從第一名開始頒,我們又是第一類組,來得太措手不及,相機都還來不及開機…

能夠參加全國社評,首先要感謝我的組長畢大哥的力薦。

總檢在廣週之前就開始動工了,裡面最複雜的工作是,第一個要回各總協的會議資料

各總協的資料因為時代久遠,明明就上學期而已,有的就已經散佚了。 

催收資料真的是困難重重,要東西真的是一件很無奈的事,常常一看到人劈頭就問:「你是不是還欠我什麼東西啊?」

其實自己一直有很多東西要趕,自己都處理的來不及了,卻還要同時笑笑的、和氣的去催收東西。

很多時刻覺得自己真的能力有限,我只是一個人卻要搞這麼大的業務,為什麼這麼多的東西只有我一個人能做。

全國的壓力真的好大,大家跟我面對全國社評的心態根本就不一樣,很多時刻很無力,甚至覺得想哭,不過還好很多資料都在膠裝前都趕出來了,就這樣撐下來了。


第二個最複雜的工作,就是資料幹部的會議記錄和簽到單了

我這屆有鑑於以往總檢的經驗,特別把資料幹部的工作更明確化,他們要負責會議的紀錄和問卷的統計,想不到專業分工後,又有一些問題的橫生。

資料幹部彼此溝通上並不清楚,導致一件工作大家一起做,變的很複雜。

還有四個幹部群龍無首,等著我主動去叮,可是我並沒有這麼多的時間,等我一想到那個事情,才發現進度還留在原點,真的需要一個頭出來全權負責,和我溝通,瞭解我要的到底是什麼。

會議記錄的工作一直忙到最後一天才忙完。最早開始卻進度最延宕。



這幾週真的都沒在睡,最近也幾乎都沒回家,總檢的前一週還舉辦了年度成果展,雙面夾攻,真的是要了我的命。

全程最功不可沒的,莫過於負責督導我們的巫健宇學長和阿布學姐,一直細心的照料我們,關心我們的情緒,給我們實質的建議,進行一次又一次的演練,讓我速成的關鍵所在。

要報名全國社評的時候,我連續翹了2天的課,報名資料一直被校正,一改再改,改到最後,深深的覺得,唉,為什麼明明就是一整個廣告設計社的社團代表學校出去比賽,而卻只有我一個人在這裡?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