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聖誕節的前夕,想起了剛入大學第一年的聖誕節,那一年我有好好的過,我下了南部去,很多第一次的新體驗,三年後,我終於把日記手寫稿打成電子檔了。

我很喜歡這一篇遊記,這是我近年來寫的最好的一篇遊記了,如果要我從數百篇遊記之中選粹,這一篇足以獲得我的至高評價。

大一的那一種心境,人生沒有方向,也沒有出路的壓力,生活的目標就是找尋自由和快樂的真諦,第一次在旅行中放逐自己,很多很多人生中美好的第一次回憶,很純、很無憂、很快樂;但現在的我人生有明確的方向了,我再也再也回不去了,我只能不停歇的一直往前進。

近來一看到這篇文章,心情就會感到沈痛,過去那個純真的自己,永遠只能用文字去憑弔了,不知道大家懂不懂我說的這種層次…。或許當你有一天,從大四回溯大一時,看著過去最初的自己,那些相片和網誌文章,就會不禁悲從中來…。

這篇文章寫出台灣農村社會現今面臨最大的問題,就是青壯人口不斷的流失,當我遇上長年獨守古厝的奶奶,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深刻觸動,希望大家可以把這篇文章看完,我無法訴說這有多麼值得我用生命去紀念,容我娓娓道來這一切…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是一場旅行
一個說走就走的旅行
台北-嘉南
找尋一個南國的白色聖誕

我還有多少勇氣 可以飛多遠呢
我還有多少機會 可以說走就走呢

2004.12.24 (五)
下午英語實習課時,放映了模糊又盜版的「國家寶藏」,我幾乎都一直在睡。下課後,我們在百花池排著課外活動組,免費的冰淇淋,在排隊時,彌勒說,他和他爸要去嘉義,請神像北上,問我們誰要陪他去嘉義玩,我和黑鬼一口就答應說好,想說把國兆給進來,可他說要回家看媽,還得再問看看。我們分開行動,七點在彌勒家集合。

陪黑鬼回宿舍拿一下裝備,我就載他一起下山,四點,車騎到捷運士林站,去士林髮首剪頭髮,剪了一個比我預期中短的頭髮,又短又薄,剪掉了我的染髮,也剪掉了我的燙髮,我哀嚎與鬼叫了一番。我給了這場旅行一個新的髮型,一個新的開始,深信這會是我新的里程碑。頭髮總會滋長,我總會習慣的。

離開髮首後,去隔壁的誠品,蒐集旅遊資訊,我們看著旅遊書,恣意的規劃起來,我費工的抄錄起小吃的住址,註明產品&價格;我說定了旅程,若不是北走往嘉義市,就是南走往台南七股。我們在書堆浸淫了一個小時。

看完書後,我載著黑鬼回家,匆匆的準備行李,媽媽給了我2000元。出發往蘆洲時,在我家前面的軍營,塞了好久;車下重陽橋到徐匯中學,往彌勒家的夜路蠻曲折的,黑老大竟然可以認清,找到彌勒家;未來這一路上,多虧有他。

到了彌勒家,碰巧遇上他父親洗完澡,我們就一起吃了炒米粉加紫菜湯的晚餐。彌勒說:「他爸痛恨遲到」,還好今天是公司晚下班加上洗澡,才讓我們逃過一劫。出發前,到他家廟迎了三支神旗,由在前座的彌勒抱著。

⊙ 座位圖
蕭爸爸 彌勒
黑鬼 士銘

出發了,從中山高往嘉義出發了,一種迫不及待的心情,嘉義是什麼樣子?我的聖誕節會是什麼光景?晚上行車有一種感覺,就是期待終點,期待目的地;車子一直前進,暗夜裡,呼嘯而過多少城市、多少風景,而我呢,在追求什麼?

蕭爸爸應該是業餘的賽車手,一路狂飆,中山高上不停的改道,搭到快車感覺也不錯。睡醒時,車已經到了雲林,我們在斗六交流道,開進縣道,到了布袋。

十一點半到了彌勒的奶奶家,奶奶似乎一直在等著我們,當車剛抵達,奶奶立即出來迎接我們。彌勒的奶奶家是傳統類似三合院的建築,我來到了所謂的鄉下了;我們一下車,奶奶的話就沒停過,是個可愛又有活力的老人家。

奶奶一人獨守古厝,台北到嘉義,這麼遠的距離,今天的這一面,散發好幽好長的思念與溫情。不中用的PHS,真的出不了台北市,我已經開始對外失聯了。

彌勒帶我們去外面走走,透透氣,這是我這個台北人,第一次走入鄉間。附近有一些池塘,池塘的台語音,是一個字?怎麼說,我已經忘了,這兒的官方語言是台語,我可得把握機會,好好加強。

我發現這兒個垃圾箱,沒幾步就一個,是那種海軍綠的大箱子,不像台北的垃圾桶又少,孔又小,是一種…小而美,彌勒說這裡的垃圾很多天才來收一次,所以桶子要這麼大。

我們走進了農田,夜間,有蟲聲,在低鳴著,他們是農家的害蟲,闖入的不速之客。

我們走在灌溉水圳的堤上,訓練平衡,一偏、一滑,就一定是落湯雞。鄉間,讓我感受到夜是如此的舒服,我看著今晚的月亮,晶亮的白光,快圓了,雲多了些,我一低頭,猛然發現,我有影子,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,月亮所造成的影子,我好喜悅;我可以想像,古人沒有月亮的晚上,那種月黑風高的夜晚,是多麼的恐怖!

我們三個坐在沃野的平壤上,仰望那片好大好大的夜空,黑鬼一直想躺下去。那沁涼的夜裡,我們在月光下,一直聊著。在不久的將來,哲一的這一群,轉學的轉學,轉系的轉系,出國的出國,被二一的被二一,那將是一次的大洗牌,身邊的彼此,又會在哪呢?旅程未啟,感慨先起,也格外讓我們珍惜這一次的旅行。如果每一場旅行都當作最後一次,旅途中就會展現最好的自己,完成最偉大的旅行。

我們回到了祖厝。睡前,奶奶跟我們聊了很多。已經兩點了,奶奶5點還要早起,繞池塘做運動。

睡在祖厝,夜遊鄉間,來到布袋,華岡的陰雨,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。


創作者介紹

赤子之心闖世界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