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南下了
在火車匍匐的車廂內
燈亮的快看不到窗外的夜
我一直一直在前進
被生命、被時間推著前進

或許是夜
全身的知覺敏銳的醒著
緩緩的在還原一個赤裸的自己

怎麼會哀傷
垮了一片無法被彌平的巨大
走進最深邃的幽冥

黯黑在吞噬
緩緩的肅殺
當勇氣、四肢 逐一禁錮
我絕不讓我的靈魂失守
就算一夫當關 也不畏浴火

終於黑暗裡泛出了光
是眼眸裡輕漾的迷離幻彩
透澈出源源的晶亮

我的想望
找到了方向
安定繁華的燈景
燃耀了 漫漫長夜


寫於自強號1039車次
2008年5月2日 22:35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