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然,耐不住閒,今天就開始動了。

一早,陪著爸媽去鶯歌「土地鑑界」,瞭解外婆留下的土地到底邊界在哪,有沒有被附近的工廠侵佔。

地政事務所的人員,帶來很專業的器材,採人工的方式測量,在一張地圖上,用比例尺的方式,找出土地的邊界,原來土地是這樣測量的。

找出土地的邊界後,周圍的兩座工廠,果真侵佔到了我們的土地,希望他們能夠如期拆除,老爸要重新圍上鐵網,維持土地的工整,不然越晚舉發越是縱容,會越難收拾;早點溝通,之後處理土地也會比較方便。

就像被日本侵佔釣魚台一樣,瞬間整個義憤填膺,不過還是需要他們的配合,老爸還是好聲好語的去說明要拆除。但若執意侵佔的話,存證信函我已經打好了,隨時可以寄出,到時法院見!

這兩家公司,不要忘記網路是一道不容忽視的力量,若憑罪證(照片)上網抵制你們的商品,對你們的商譽也是不好的吧。

哈哈,我們真的想跟你們當好鄰居啦,只是大家要敦親睦鄰、禮尚往來才是!

整個早上超熱的,卻不能如期去玩水,心都碎了。

我的腳傷,一拐一拐的,還頭次享受了殘障電梯和被讓座,超酷的,算是意外的收穫。

午餐在台北車站2樓的微風台北車站吃,人超多的,微風果然被你們做起來了,而且這是你們本館戰線成功的延伸,一定可以把些許人潮帶回本館。

晚上四系列去聚餐,在永安市場捷運站的御錢殿,我又一拐一拐的GO,整個不怕死耶,明明就已經有點痛了。

這家店豬排店不錯吃,價格算是公道,比台北的豬排店都便宜,而且四個大男生都吃到超飽,我超撐的,我大力推薦!

看到久違的謝汶憲,歷經多年,四系列終於大團圓了。氣氛還是一樣,彼此扮演的角色還是一樣,我們還是一樣,我們會就這樣一直走下去!

汶憲變胖了,他現在上了「重障所」,盧翊豪一直跟我說是「重度智障研究所」,原來本名是「重度障礙研究所」,其實根本就一樣啊。

高中的男生裡,放眼周遭,沒聽說幾個要當兵,我是第一個,這是怎麼回事,大家的學歷是都這麼好喔!

我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,大家都在摩拳擦掌,一直詢問我的餞別會了。我先在這邊公開的聲明,我的兵期還早還早,最快在8月底,本人深深的希望會在9月底,大家開學,我也剛好可以進監獄。你們的目的根本就是想看我光頭嘛,既狼心狗肺又要不得!

亮和如意到底什麼時候把女朋友一起帶出來,接受我的「康熙來了」,快點快點,我Rundown都快寫好了!
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