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這裡只有摘要)
閱讀全文 ➜ 瀕臨極限


我想寫這封信是很不理智的,這已經是我壓抑的底線了,或許這也是我的最後一封信了。

我的心情不是很好、感覺很差,在風聲上看到璧榮和盈如說〝不要〞「廣神祭」,對我來說,是很難過的。如果璧榮的編舞工作做不來,可以對我說,我可以接手,我可以體諒你是大三,有人生規劃要忙;你直接說不要,對我這個總協來說,瞬間我很失落。

「廣神祭」其實本來就是包裝過的期末社大,而且這次現場要進行的只有那支祭舞,上學期的全部幾乎都是現場,演戲、跳兩支舞,我就是不要大家這麼忙,所以我全部改採拍戲,我全部一人扛起,我要一個人負責把所有的戲編完、拍完、剪完,我想我不去計較我有多累、我有多大壓力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