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安珮約好了凌晨4點出發,剛好早上他舅媽會下嘉義,可以順道載我上山。

凌晨1點時,安珮來電,要我晚點出發,睡醒再通知。早上8點我才接到電話,9點半我才搭上統聯,而他已經到了嘉義,我得自己搭車上山了。

12點半到了嘉義,往公車站走去,看公車時刻表,到達邦要4點10分才有車,當下我傻眼了,計程車司機很纏,又嘴不停的拉客,讓我慌了一下。天啊!一個父親節的午後,在人生地不熟的嘉義,要晃3個多小時,想到要向維尼求助,但他要明天才會南下,他說我可以去中正路逛逛。

今年下嘉義,已經第4次了,這是我今年跑最遠的地方,對這兒還不是很熟悉。我背著我又重又大的行李,往中正路走去。走出地下道,看到墊腳石書店,就直接走進去了,我就在裡面看著書,待到3點半。

我看了藤井樹的新書『十年的你』,我只來得及看一半,看完那個印象深刻的初戀,以及父親思念妻子的詩作「十年的你」。雖沒看完,我還蠻喜歡這本書的,我一定會很快拜讀完的。

看到這本書,愛的火苗,在我的心中漫燒開來。我想拍攝一部,有真正的人性探討,深刻雋永的愛情故事,不是那種只有緣分和命運在作祟的愛情故事。看到時間3點半,我得去買車票了,出書店的門,才知下起了午後雨。

4點10分,我上了公車。一路時而有霧,這一次回來的路,這麼漫而難。過了地久吊橋,這一路熟悉的風景,讓我的心再也靜不下來;裸女瀑布、接著是那個3層瀑、達邦橋,在一次次的熱情問候中,我到了達邦。

傳仁騎著摩托車來載我,看到KUBA,我終於到了特富野。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