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開了內埤,去看看金媽祖廟,一樓大廳的「木媽祖」神像個個很大尊,崇敬之情油然而生。


二樓供奉的是「玉媽祖」,很秀氣、婉約。


三樓供奉的是名聞遐邇的「金媽祖」,金碧輝煌的頂級神像。

廟蓋的一棟比一棟華麗、教堂挑的一棟比一棟高,藝術可以感化人心,人對宗教的虔敬與激情,建構在這些精緻輝煌的藝術裡;這樣說似乎又不明確,應該說成神是在每個人的心裡,這些藝術扮演了,誘發、催情因子。


金媽祖廟的三樓是看南方澳漁港好展望。順著廟簷照過去,真是美的構圖。

我們在附近吃午餐,外縣市的小吃真是便宜的可以。



離開了南方澳,我要往回找台九線,去東澳。這時想說還是問一下路好了,免得到時又走錯。
在等紅綠燈時,我問了我身旁的一個阿婆,他可能太專心等紅燈沒聽到,這時江苓幫我開口叫了一下阿婆,然後我才問:「請問南澳怎麼去?」(東澳的地名太小,我改問大地名南澳)阿婆跟我說的很仔細,我也在後面跟著他走。

到了阿婆說要左轉的那個路口,因為POPO要加油,所以我沒有左轉,這時就看到阿婆把車停在馬路正中間,回頭用手比:「要走那啦」,我說我們要加油,他說直直走,然後才離去。

又是一個溫暖的人情,台灣的鄉鎮因為他們而更美麗。

終於要往蘇花挺近了,這是我此行最掙扎、最忐忑的行程。去年蘇花橫行的大卡車、砂石車我還記憶猶新;今天要帶著7台車的車隊,還有兩個是無照駕駛上蘇花,蘇花不適合車隊,容易被打散。我三令五申:「你們要慢慢騎,安全至上,你們被車超,跟不上沒關係,我們會在前面等你。」「前面有時為了閃車而騎快到安全的地方,你們千萬要以自己的安全為主,跟不上就算了,慢慢騎沒關係。」

當我一上蘇花,騎了五分鐘,我就想放棄了,第一、蘇花高險的山路,陰陰的飄起細雨,那種場面真讓人驚驚,第二、我怕砂石車霸道的險況不是他們可以承受的。看著大家小心翼翼的跟的很好,我還是繼續騎下去了。

終於到了慶安堂了,這裡可以休息一下了。千宴說:「他嚇到了」,宗裕已經腿軟了。看著美麗的東澳灣,我想這一段路是值得的。如果沒有上蘇花,就不會看到這麼不凡的風景。


東澳灣,是蘇花上,最美麗的一條弧線。


灣頂的烏石鼻,被列為保護區。


有時候會去一個地方,是因為去過,想去找尋當初的那個感覺,憑弔最初的記憶。思念那股力量,總會讓我回頭,偶爾都會想回去很多地方。去年我來過,今年又回來了,這裡還是一樣的美,一條藏在蘇花裡的深藍弧線。

2005年的東澳灣


最後的下坡,我們到達了東澳。

創作者介紹

赤子之心闖世界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