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頭七】

外婆的頭七,因為要考傳英,我沒有陪大家守夜,就龜回家去了。想不到第二天就直接睡過頭沒考到。

外婆對不起,我沒有做好一個子孫的為你服喪的工作,你要原諒我喔。


【入殮】

外婆的入殮(=入棺),那天下午原本要考語實的期中考,我真的真的好想見外婆最後一面,我不要再不盡孝,試可以考不到,但我不想要這輩子後悔。

那天硬是打電話給外國老師,用爛英文支支吾吾的請了假,回社辦交代完了事情,就衝下山去。回到家,趕緊換了全身黑的喪服,(服喪期間只能夠黑色裝扮,進殯儀館當然都只有黑色的)然後沒有一個親人電話打的通,大家以為我因為考試不能去,根本就沒人跟我說在哪,我就直接衝去了我家附近在行天宮那邊的第二殯儀館。

在第二殯儀館,前面的廳堂找了很久,就是沒有我外婆,我就有點喪氣覺得白忙一場,索性繞到後面去看看,遠方就看到我爸,我一走近爸趕緊叫我進去給外婆上香,一走進去,看到每個人哭紅的雙眼,我的心瞬間就酸起來了,爸帶著我走向外婆的棺前:「母啊,你ㄟ孫 大頭阿銘來看你啊」

看到外婆的那一刻,我的淚飆落:「阿嬤,你最疼的大頭阿來啊,我從草山(陽明山)趕等來看你啊,你為什麼不開嘴軋我說話,我很想你,你知道嗎,我好不甘心,你就這麼離開了,你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死的嗎?到底那晚是發生了什麼事,他們到底做了什麼,你到底目睹了什麼而猝死,你可以告訴我嗎?」

不久之後,外婆就封棺了,封棺的人說不能看過程,否則會對後代不利,舅舅說他們是要趁這個時間把死人身上配戴的值錢東西,給摸走。

我們給外婆燒了很多紙錢,「阿嬤,這是我們子孫要給你的,你就要收好,刀刀ㄟ用,你要去買衣買厝,讓自己過的舒適」淚還是淌個不停…

回到舅舅家之後,摺了朵蓮花,我就不支倒睡了。


【回外婆家】

隔了一年,在外婆死後,回到了外婆家。我的情緒五味雜陳。

我的童年,嬉遊的場景一一翻騰,如隔世般,已不復在。

走到外婆房間,看著被撬開的保險箱,想到是那個女傭,我的怨恨就無限膨脹,想到他還敢厚顏無恥的來外婆靈堂上香,還一直嚷著要回來拿他沒拿走的衣服之類的,白癡都知道他想回來幹什麼,他盜走多少外婆的東西,是他害死外婆的,外婆在天之靈,會讓你不得好死的。


【我們是親人】

多年前的那場官司,我們家和舅舅家就此不相往來。外婆走了,我們和舅舅家也開始和睦了,多年來的結也一一的解開了。

舅舅說:「我也就只有你們三個孫。」這句話,我很感動,這麼多年來的芥蒂,都放下了。這回回來,舅舅真的對我們很好。

舅舅是個有趣的人,媽媽說我很像舅舅。我觀察了很多人,我覺得二兒子或者是小兒子的個性,是屬於那種不知天高地厚、無法無天的,因為天塌下來都有人擋。

舅舅有一次洗好澡梳好頭,就到靈堂問外婆:「母啊,有水某?」然後模仿外婆的身形、臉和聲音:「三八!空ㄟ喔」

媽媽說要是外婆魂沒有回來,在外婆家怎麼辦(靈堂在舅舅家,而不在外婆家),舅舅就說:「叫你老公去外婆家的床上睏,雷公的打呼,把外婆吵過來!」

舅舅出了一個餿主意,要我們半夜去外婆家,不開燈,製造噪音,乒乒乓乓的嚇樓上樓下。當然是被我媽駁斥又罵了一番。

舅舅給我們近期下的目標是,趕在外婆出山(出殯)前,摺出108朵蓮花,我們有一條生產線,輪流上陣,摺的很累,不過還挺有樂趣的。

舅舅和堂弟之間的互動還蠻有趣的,以後我也要當這種父親。

守喪的過程,讓我們在亡者的憾痛中,緊緊的守住僅有的彼此,血緣的力量,讓我們互相珍惜、關愛。外婆,感謝你,留下了給我們這麼多。


創作者介紹

赤子之心闖世界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