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晚在98的Wood Stone吃飯,是國中闊別已久的聚餐。又是我們這一批熟絡的,沒增加什麼新咖。

因為有限制吃兩個小時,所以我們七點半就結束飯局了。早知道就約晚一點,剛完吃完就結束。偏偏就是這種意猶未盡的感覺,又繼續了下一局。

跑到茶街的怡紅院,是家飲茶店。我最難受的菸味,從頭至尾都困擾著我。在這兒,我們的話匣子徹底的聊開了。阿哲講起他這輩子做過最違法的事,就是月之海演唱會門票太貴,爬中山足球場的外牆進去,然後被警察追,又翻牆出來,跳了兩層樓高,被一路追到大同大學的場景,還好阿哲本身跑步就是全班第一,我們班跑步又是全班第一,這個經驗確實是無人能敵,徹底炒High了整個氣氛。

有一段還講了不少懸疑的事。阿哲的朋友在美國湖中離奇的溺斃,我很難得感覺到寒毛直立的感覺,他死前到底到底看到了什麼。每次出來都會扯出國中時代新的事件,解決不少歷史上的懸案,蠻鮮的。

這個飯局,短期內可能再也難以維續了。貢丸要去北京讀中醫,這一去就是五年,我們約好2008年要在北京聚首。阿哲要回美國了,這一去又是兩三年,何時回來也是未定數。李元要去紐約自助旅行兩週,為他的紐約留學先去探探。小貝要準備出外工作了,我們是建議他趕快懷孕,當個少奶奶。

人事變化得越來越快了,飯局一年比一年多。老的朋友固然是好,還需要一起創造新的回憶,見個面、吃個飯,只是活在虛浮的框框裡,語言上有交集,心的交集在過去,而不是現在,我們繼續往這個方向努力吧。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