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唱完,回家盹了兩個小時,我堅強的展開,今天的流浪生活。原本想說六月的爆肝月已經終了,特別訂立七月為養肝月的,想不到才撐幾天,我又回復黑白人生的生活了。

今天的冒險王的主題是什麼呢,你到過如藍湖般的翡翠水庫嗎?你想像過成語螳臂擋車的畫面嗎?你相信有條溪,魚多到你會被圍攻嗎?我們鑽進北宜公路裡,探險被法令封存的絕美禁地,最原始的呼喚,最震撼的行程,只要跟定我冒險王。

我和傑又駛上了北宜公路,這條公路還是一樣的美,有著一樣駭人的傳說;但這回讓我震驚的是,北宜公路上幾乎沒有車,誇張到什麼境界呢,騎了十公里,和我們錯身的不到十台車。一條雪山隧道,徹底顛覆北宜的宿命,北宜從以前頭文字的飆速山道,到現在的龜速自行車道,這改變實在太大了。

或許有一天北宜被賦予的魔咒會漸漸的失傳,而還給這條公路一個公道,重新彰顯它獨俱的美貌。雙峰段,雙峰山形是一絕。26公里恍如世外的翡翠山水,美呆了。坪林段,悠悠的北勢溪,大山大河的壯闊氣勢。石槽段,相隨的幽幽溪澗,又美又清涼。金面段,瞭望整個蘭陽平原,這是北宜最後的驚喜。

24.5公里派出所右轉,開始在農路間亂鑽,一直在亂闖民宅,一次又一次的被瘋狗追,終於看到了翡翠水庫山水環繞的潭景,水發著不可思議的藍光,好美,我的眼睛閃耀著微波,恍若世外的光景(可惜我相機壞了,等我買了新相機,我會再回來留影的)。4年前在北宜上第一次看到這動人的一幕,那股忘懷不了的驚嘆,讓我重新回到了這裡,我今天要一步一步揭開他的面紗。

一直在單線道的山路上起伏,我不知道我的終點在哪,我只跟著感覺走,跟著風景繞。這是石碇村,和坪林一樣,都是以種茶為主的鄉鎮,四處都是美麗的梯田,和翡翠湖水相倚,是幅很美的構圖。無意中來到了我地圖的另一邊,一個叫做永安村的地方,這裡可以走到潭邊,那像一座湖,山水圍繞的湖,沒有繁囂,只有靜靜的恬適。站在岸邊的筏上,我用竹子撐篙,真想把綁在岸邊的繩索放掉,就這樣啟程遊覽。

水裡有東西,是一些當初淹沒的房舍遺跡,或許對於村民而言,這水庫是犧牲、是摧殘,開啟世代為鄰的無奈。

在路邊阿婆的指示下,很順利的出了永安,在一個保安宮的牌坊下,回到台九線上,往坪林挺進。

在坪林吊橋附近的路上,我們去鬥一隻螳螂的幼蟲,螳螂真的是一種很不怕死的動物他不但不怕人,還懂得進攻,他的進攻狀態手會舉起來,後來我們用車輪去跟他示威,他不但不怕,還跳上車輪,差點險些碾死他,我終於理解老祖先的一句成語:「螳臂擋車」,就是在說這種自不量力的行為。騎了一下子,發現路上有一堆被碾死的螳螂屍體,真是嗚呼哀哉啊。

坪林鄉公所規劃了一條,沿著金瓜寮溪闢建的鐵馬新樂園,我決定來瞭解一下。我覺得規劃得很好,一路緊鄰潺潺的金瓜寮溪,一路還有茶田風光,優美的植物林象,很豐富的一條腳踏車道,騎累了、悶熱了,都可以下溪去找樂趣、換清涼。生態教學的告示牌蠻清楚的,還有規劃觀魚蕨類步道,規劃得很完善。
自行車的終點是,九芎根親水公園,溪裡有很多魚,而且都很大隻,應該是這年頭流行的封溪護魚政策,所得到的好成果,復育的相當成功,在水中一閃一閃像螢火蟲的魚,就是坪林所有溪中最常看到的苦瓜魚,很漂亮。

我是覺得金瓜寮自行車道的路口,如果可以有租借腳踏車的服務,因為一般是很少人會攜帶腳踏車上北宜的,有提供這種服務的話,可以再提升此地的觀光價值,只有這樣產業和觀光就可以達到雙贏的結合,鄉長、鎮長這是不錯的的努力方向喔!

可惜金瓜寮溪太平易近人,反而讓我覺的那是觀光客的天堂,不是我的桃花源。我和偉傑,想去無人、更原始的溪畔玩水,就想起了那個死要勒索過路費的老頭。

這種犯賤的心態,讓我們走了四十分鐘的山路,到了坪林的最北部,比闊賴還要更北,一個很深入叫做張家莊的地方。偉傑一路一直在睡,和我的安全帽一直撞響,騎車睡覺真的很恐怖,只要後面的乘客一不小心身體往後傾,掉下去那是要人命的,還好他很牢的癱在我身上,不至於往後掉。機車這種交通工具,司機和乘客都必須要保持清醒不能睡,才安全。

我們要去的地方是比較上游的灣潭溪,生態保持的很完整的地帶。偏偏要進去,一定要從張家莊路過,然後這裡的主人,是個死要錢的老頭,這回來發現他變聰明了,不,是更賤了,把入口用電動棍子擋住,一定要繳交過路費,我去的地方又不是他的地盤,只是碰巧他的地剛好卡在路口,如果不是看在等下要玩水的興致上,還有就是要來這裡享受寧靜,真的很不想給他那90元(機車50元、一人20元清潔費)。真的很想去蘋果日報爆料ㄟ,不過這注定是個沒看頭的新聞,這種蠻荒地帶,只影響沒幾個人的權益吧,要他們記者大老遠跑來這麼深山的地方,為了一個無聊愛錢卻又收不到什麼錢的死老頭,應該是不可能的。

灣潭溪的魚爆多的,從來沒看過有一條溪可以有這麼多魚,讓我覺得我很渺小。多到我下水都可以被魚圍攻,魚似乎對我的腳挺有興趣的,一下水小魚就馬上聚集,有一種我變成動物被觀摩的感覺,

我們準備好要在這兒玩水,不過太陽被雲團團圍住,風吹來又有點涼,連下水的興致都沒有。基於付給老頭90元的痛楚上,我們還是下水去玩了,今天忘了帶泳鏡,真是致命傷,無法玩的盡興。

第一次在河邊跳水,我特別找了一個夠深的潭,我可是做了很多心理建設才跳下去,因為戴著隱形眼鏡很有畏懼,跳下去的感覺還蠻爽的!偉傑就挺會跳的,跳水很好玩!

騎北宜回家時,不知偉傑飆什麼勁,一路狂飆,幾個轉彎,讓我皮皮挫。

六肆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